仨个醇川

近期丞哥儿宇宙头号迷妹!

摸象2(HE)牛灿短篇

2.
又被凉气眷顾周身,简直幸福。
同时步入写字楼的两人一并感慨如是,灿烈没有哆哆哆自己的导盲棒,左手被撺着,那是一处巨大热源把他心底也暖化了。
吴先生怔怔在电梯那等,艰难抬了一下左臂捧得大堆东西,有一丝酸楚在鼻尖,不安放的很大,整个人也躁。
“哥的工作室在二十二楼要多等一会。”
“渴的话有冰咖啡喝么”
“怎么来S市了?”
“你…”
叮——
来不及询问被电梯阻断,其间灿烈没说话,吴先生印象里那孩子可呱噪了如今自己却更像个话痨。
电梯里没人,镜面映着淡淡自顾傻笑的灿烈,眼角染了点点淡粉,不是之前圆滚滚的却意外纤瘦,有了喉结耳廓尖尖,聚起汗水滑进白衣领。
吴先生头仰了仰,喉头梗塞,他还是没忍住。
“灿烈啊,你的眼睛怎么了…”

那时候灿烈是院子里的活宝,每家都爱,眼睛里总是淌不完的大把泪珠子,这个小哭包又成了吴先生的小尾巴,吴先生总是问他
“灿烈啊你哭什么…”
然后用衣袖给他把眼泪水都抹干净,然后有时一把糖有时一瓶汽水,有时坐在墙头陪他等父母下班。
虽然总是哭不是灿烈控制了的,但能让吴先生安慰他还是相当开心,就随心所欲稀里哗啦哭着。
可以说很没男子气概了…

“啊没什么啦,视网膜脱落,意外意外。”少年桃花眸子透着亮,好像说着今天没考好一样语气无所谓又掩不住那点颤抖。
“傻瓜。”
吴先生还是仰着头像在看穿什么
灿烈继续兀自傻笑。
上升的数字止在22电梯门缓缓开了,一阵凉风吹向眼帘,吴先生牵着小哭包想起高高的院墙,还有那个哭喊追赶的身影一直后退
最后遍寻不见。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