仨个醇川

近期丞哥儿宇宙头号迷妹!

【牛灿短篇】情深入骨(下)



夏天广州热的恼人。
李嘉恒瑟着拖鞋出来买冰棍,满脸委屈。热情的小卖铺阿姨挑了根底下冻得最踏实的给他。
扒拉完了李嘉恒仍不想回家。贴着冰柜冻脸,才看到身后跟了个小孩。
这孩子胖嘟嘟的,戴个细框眼镜,再者耳朵讨喜的模样。给李嘉恒起了兴致。
他又买了根冰棍,跑人跟前。
“你要次么?”
那孩子眼巴巴盯着棍儿,没说话。
“哥我不是坏人,要次就接着。”
随着李嘉恒向前推推,那孩子就大方接下了。冰棍化了滴得衣服上都是。李嘉恒好笑的给擦擦,后来无力了随他去。
“你爸妈呢。”
小孩眼睛眨巴眨巴了两下又专心舔棍。
李嘉恒想自己说得普通话很标准啊没有奇怪口音,这孩子不会⋯⋯说不出话?
李嘉恒默。
看根冰棍都能给人乐呵的,这大热天还不回家的,不是像自己嫌父母,大概便这小孩给父母嫌。
他心里顿时五味杂陈,牵起孩子小手。也没顾满手黏黏的糖水。
十岁的李嘉恒在烈日里,知了声起不止,有收破烂的三轮晃荡而来。
小孩把棍舔的发亮,悠悠冒了句给他。
“고마워요.”

后台人员来回走动,都没得消停。
吴亦凡顺手给灿烈擦干了某人很是嫌弃的妹妹头。灿烈舒服的眯眯眼,凑到吴亦凡耳边小声说,
“哥我刚看到五个举krisyeol灯牌应援的妹子哦,不对,有个妹妹头反扣帽子,我也不清楚是男饭么⋯⋯”
吴亦凡好笑的捏捏灿烈小鼻子,
“那你要去女团么?”
朴灿烈有点毛了,粉丝最近孤单寂寞冷还是怎样,喜欢把自己p成女生,还经常拿高中女装照来对比。自打给这哥发现了,整天拿个裙子追自己换上。说好的高冷不羁呢冰山总裁什么给ace吃了嘛。
“啊——可是我看到,还有什么繁星牛鹿牛白牛桃啊的,亮一片哦。”
闻言在座人员一惊。
“灿汪灿汪,把你家苦力死管好。人家有家室的讨厌。”
“老吴你勾搭的不少啊跪键盘吧。”
“为什么是all牛?”
“怎么没有和我的西皮!”
“⋯⋯”
吴亦凡心累啊说得西皮只要一个人就能组一样,等等最近凡恒是什么鬼⋯⋯啊不对不对重点是,
某人傲娇的开始瘪嘴发INS了。对自家这个朴网民啊~
吴亦凡把那上下忙活翻留言的手攥在掌心。再伸开是一枚做工精致的铂戒。没有繁复的花纹没有耀眼晶钻,那是吴亦凡说过的,不繁亦不凡。
预料中一样这孩子惊喜的瞪着眼,又看戒指又看自己,不敢相信的令人心疼,
“吴亦凡,你愿意⋯⋯”
“没关系,公司不会说什么,昨天金理事找我说牛灿在粉丝里很受欢迎,让我找你⋯⋯”
后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编得什么鬼,休息室里暖气打的很足,华丽的演出服给他捂出一身汗。
然后随着灿烈眼神黯然和失落得越发分明,吴亦凡只感被寒意萦绕得在刺骨的海水里沉浮,他拼命的逃脱用尽全力挣扎,却是徒劳。
“吴亦凡。”
他挚爱的少年凌立在远远海际。眼神里是绝望破碎。心脏蓦地一紧,痛楚旋即无限放大。他看到灿烈,在阳光里在消散。
他说,对他说最后一句。
“我好恨你。”

再次从相同梦境惊醒,冷汗浸湿衣衫。
吴亦凡无助的闭上眼,旧病复发带来的痛意敌不过对他铺天盖地的思念,他只知道他笑得不再用心,他看到他工作的不要命一样,他无力看着他辛苦背负一切。那累倒在舞台上的被人随意辱骂的小心翼翼对待一切的,
都是他吴亦凡捧在手心的灿烈啊,朴灿烈。
然而,等他从回忆抽身。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他已经疯了,却只能继续自欺欺人着。
手机屏幕还闪着光。
紧跟在自己下一条发来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区号,
是你么。


m队的活动终于结束,六个人立刻赶了早班机回韩国。k队还在录节目,为了给粉丝看看团魂的坚固不移,公司把刚下飞机的几个人又招呼去了摄影棚。
相较怨声载道的成员,吴亦凡还是强打精神,想那个傻瓜肯定要瞪圆杏眼半天支吾不出话来,自顾傻笑了一路。
是很受欢迎的一档搞笑综艺,mc眯着眼搞怪表情逗乐全场。朴灿烈喜性十足的咧牙猛拍大腿,世勋这孩子矜持的抿抿嘴弯弯眼便是交代了。正好眼尖的瞟到自己⋯⋯身边的某人。突然甜甜的打了个twinkle。
全场萌到哗然。
神经用麻绳编制的某人投入全身心的在搞笑压根没注意自己。完全不顾自己是四大门面,表情管理什么闪瞎在大白牙里~mc表示很欣赏这位小青年,带着他一起傻。
接下来表演一出情景剧,mc邀了灿烈来演他的女票,那家伙傻里傻气应允。
其中一个情节是两人赌气,按剧本不过mc去捏捏肩捶捶背的求饶。可现实里,那混蛋却为所欲为的搂腰又摸大腿的。吴亦凡顿时青筋暴起,攒紧拳头,
“这混蛋玩意!”
鹿晗按了按他肩示意其冷静。恭恭敬敬地问PD这个情节是不是过了?那人蔑视了他一眼,
“不是艺人么?这才体现艺能感爆发啊。”好像觉得自己很幽默还兀自笑了会儿。台上灿烈显得愈发窘迫,勉强配合完便立马逃到队末,之后都郁郁不乐的。
中途休憩时两队汇合,碍着人多大都平淡的打个招呼。一到休息室牛灿再按捺不住,紧紧相拥。其余成员很是默契的啧啧,退了出去。
“灿烈,我好想你。”
朴灿烈一听是虎躯一震,这些年处下来吴亦凡说得情话屈指可数,个别都是在羞羞的情况下。这样主动,不会⋯⋯现在⋯⋯就⋯⋯要⋯
要⋯⋯
“我们⋯⋯”
“等,等一下!”本来煽情想表个白的老吴给少年中气十足的一喊愣了愣。
“怎么?”
“我,我还没准备好,”
准备?也是,这孩子笑点泪点一样怪。保不齐一会笑着哭哭着笑的,世勋那混小子仗着团霸群殴自个儿⋯⋯风险⋯⋯不小。
然后,吴亦凡像看白痴一样瞅着媳妇绕休息室正倒跑了三圈又做了几个俯卧撑,最最后站定他面前一个大大的深呼吸。
“来吧。”
“⋯⋯”

所以自个儿该树立了怎么老流氓的形象啊…吴亦凡忍不住叹了口气。
灿烈这些天没日没夜赶通告自是昏沉状态,此时却仍努力醒神听他的教诲。
“灿烈,你笑起来确实会给别人带来欢乐,可你记住你如果难过了,不开心。就不要去刻意委屈勉强自己。哥也会难受的。
以后喜欢听我说浪漫的话,我会说,说千遍万遍。因为这是我切实想的,我想你我好想你无时无刻不是这样。”
灿烈昂起笑脸,在对面托腮咧着牙。
吴亦凡给看的手心小冒汗,调整遍呼吸,一字一句接着说,
“灿烈,我不想再分开再看你被人欺负我无能为力,不想寄人篱下受够了压榨,所以灿烈啊,哥我想带你,带你⋯”
“叩叩——”
⋯⋯真特么是恰如其分的搅和。吴亦凡握握灿烈的手,强忍怒气开门去,绝对伯贤这小子自个儿不圆满来搅黄大爷我好事晚上拴房梁吊着打!
“白你⋯⋯”tm不想活了,几个不雅的大字及时卡在喉间。吴亦凡有点不相信的眨眨眼,门外笑得很是和蔼的老人家也顽皮的眨啊眨,看着吴亦凡没有请自个儿进去的意思。
“怎么,红了以后就忘了我这老师?”
“怎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秀满啊~”
由吴亦凡臂下冒出颗毛茸茸的脑袋。看到恩师使灿烈惊喜的直往前冲,挂在李秀满身上不肯下来。吴亦凡无奈又宠溺的望望自家这长不大的孩子。
“只有你们两个在?”
“是啊,满叔你难得有空来看我们诶。成员们想你很久啦。我去叫他们回来聚聚。”
“那就麻烦灿烈了。”
“才不会,伯贤啊整天就在寝室里鬼叫个不停说⋯”
“可以了可以了,你再不去喊他回来。今天就等着被卞氏踢腿伺候着吧。”
灿烈想起那个画面,果然皱着眉跑开。

吴亦凡则很是默契的脑补起那闹腾的画面,笑的不能自已。待反应来对上李秀满意味深长的注视,
“秀满老师想来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就摊开说是为了什么。”
李秀满露出赞许的笑意。当初吴亦凡的合约便是他亲自谈的,当第一眼望见,他便看到了,他的前途无量,他的志高,他的野心。不得不说这一度令自己担心不已,而如今。
“吴亦凡,你的出道是我一手策划的。”
“所以,让我对你的出尔反尔感激涕零?”
“年轻人火气不要那么大,我是来向你道别的,”听到这,吴亦凡有点犯疑这老狐狸究竟想干什么。
“同时,给你一个机会。自然,也会是朴灿烈的。”

朴灿烈领着一队人浩浩荡荡回来时,李秀满已经离开很久了。休息室里只有吴亦凡呆坐在哪儿,伯贤愣了会,又瞅了灿烈眼。便开始掐架,
“等等等一下小白,吴亦凡吴亦凡满叔呢!”
他听到灿烈的声音终于回神。化妆灯亮的刺眼,下意识给灿烈挡着。
眼睑投下小片阴影,手指在掌心画着圈,没有尽头的绕进。
“先走了。”

“先走了。”
人群又开始嘲挤,闪光灯频频,记者都拼命举着话筒。
“等一下,吴亦凡你真的不说点什么么。”
“吴亦凡吴亦凡,你对这件事的看法说一下吧。”
“朴灿烈是你的前队友,你对他的了解认为他会做出这种事么?”
男人疾行的脚步顿了顿,终是紧抿双唇什么没道出。
“吴亦凡你是否早就发现朴灿烈有骚扰过女艺人。”
“吴亦凡吴亦凡你知道有其他队友这样行为吗。”
“吴亦凡你回答一下你知道的还有哪些受害者好吗。”
“吴亦凡我特么看错你了!”
原本闹哄哄的人群一时鸦雀无声。
“我真是替他不值。”
男人冷冷望着那个举着Krisyeol横幅的女生,不发一言可周身极寒的气场却迫使周遭记者齐向后退了去。
“他只是我的前队友。”
甩下这句话他几乎是跑进了酒店,直至处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吴亦凡才紧揪住了胸口,无论如何捶打都呼吸不过。冷汗密布额头,他背靠角落滑下。
只有这个时刻,电梯升向二十七楼的时间,大概不到五分钟吧。他可以放肆的想他了,把那个欢脱的小影子解开束缚,跑遍自己的思绪跳进心底,那个傻瓜总是笑着,对谁都是对谁都是。
可自己偏偏就是这样着了魔,想着想着他的样子,傻傻的,傲娇的,炸毛的,欢喜的⋯⋯和最后,绝望的。
“叮——”
电梯门缓缓开启,梳理得当的发型,吴亦凡一身西装革履,挂上恰到好处的笑容走出。一如古神话里走出的人,不染尘世。
礼仪小姐一时看呆了,好一会儿反应来。摆着标准八颗牙笑迎上,
“吴先森,您的房间这边。”
“谢谢。”

下午抵达米兰后吴亦凡没有出过门,只是把自己锁在酒店房间。他一紧张便喜欢在掌心画圈,太阳何时下了山,是星光满天。
他趴在阳台上,又胡思乱想起来,他会是和自己看到同片天空么?他现在会哭得眼睛红红的吧,他大概会生气的虐待ace,他一定一定恨死自己了。所以,说到底大白痴其实是自己。
苦笑着拿起手机拨出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可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嘟——”他亏欠了那么多人已经。
“嘟——”那为了他,去得罪全世界,他在所不惜。
“喂?”
“艺兴,帮我最后一个忙。”
云变星隐,漫漫长夜再是无光。
灿烈,我多想拥抱你一次再离开。

第二天头条果然都是灿白,即便远在米兰,吴亦凡也从书报亭找到了这则新闻。两人穿着可爱的情侣衫,在公司门口,十指相握着。虽然小心盖了眼妆,血丝依旧遍布。
用指腹小心摩挲日思夜想的脸庞。再等一会儿,不会太久了,灿烈,哥会带你回家了。
教堂钟声悠扬白鸽翻飞过眼帘。
吴亦凡阖上眼那天种种再次浮现,分毫不差


“我已经被最高董事已过六绝对票数投出执行人席位。”
跟我说难不成想让我祝贺?
吴亦凡暗想,但望望他花白的两鬓缄了口。
“他们以利益为先反对我的运营理念。你知道,我下台后的日子只会更加难熬。”
“所以?”
“来帮我。”
吴亦凡料到他的用意,却没想到李秀满赌得是盘大棋,稍有不慎便是满盘皆输。
“我已经给你找好了机会离队。
再暗地调控sm股市大跌,你即刻上诉。我会一起说服其他人退出,这点你不用担心,早已谈拢。到时候,你们在表面与他斡旋。我会有办法亏空内账。
只要打下金英敏,他其余爪牙我也会一一清理,你们事成后愿意回归我自是欢迎,若有不愿,自由发展也随意。”
李秀满望着他,目光灼灼。
另边吴亦凡起身表示不感冒,
“但是,我并没发现利益与公平。骂名是我背的,名声败坏我的,凭什么帮你?”
“朴灿烈。”
吴亦凡顿住身形,目光凶险。
“不要误会,我是不会做什么。可他们我就说不清了。要自己看么。”
即便在这样极寒视线注视下,李秀满依旧不紧不慢,从公文包里抽出一沓文件。
“国外一臭名昭著的导演相中灿烈。愿意给sm无偿打造一部记传片。打通好莱坞道路,国内竞争日益激烈,你说他们,有可能放过这块绰手可得的肥肉?”
意思都摆台面上,吴亦凡是聪明人。
细细看过文件确定李秀满说得不假,一团怒火中烧于心,
“王八蛋!”
“你是合约在身,去惹麻烦至多引火上身。和我合作,是你唯一出路。”
吴亦凡攥紧拳头,戒指深深硌入掌心。
“保他平安。”
“正是我拖着他们才没下手,但你记住时间不多了。”
“保他平安。”
李秀满有些不忍的拍拍这个被生活一直亏待大男孩。收拾收拾文件离开。突然想起来又补了句,
“不要透露任何消息,风险你是知道的。即使是朴灿烈。”

吴亦凡如果没有遇见朴灿烈,他想过自己的女朋友必然长发及腰。
吴亦凡如果没有遇见朴灿烈,他想过出道前就不顾一切闹翻了单飞。
吴亦凡如果没有遇见朴灿烈,他不会知道自己可以笑得很开心,露出白花花的牙龈。
吴亦凡如果没有遇见朴灿烈,他会死劲糟蹋自己随便过活,反正没人心疼。
吴亦凡如果没有遇见朴灿烈,他后来想,死了算了,真的。

可最终在岁月洪流中吴亦凡以自己保护者的姿态还是伤害了他。
二十五岁,吴亦凡多想拥抱他一次再离开。
二十四岁,吴亦凡浅浅吻了吻少年眼眉。
十八岁,吴亦凡听到他在耳边大声说,“你好!我叫朴灿烈!”
十岁的炎夏,李嘉恒紧紧抓着他的手。
一直没有放开,于是他们都有了很好的故事在后来。

-吴亦凡篇完-
-全篇终-



【很久以前写的,突然想起来修了一下都发了…文笔是很渣了emmm现在也没多好(๑ˊ͈ᐞˋ͈)ƅ̋靠表情包活着的女人,还是很喜欢牛灿放在心里0627#半夜热血的怪人】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