仨个醇川

近期丞哥儿宇宙头号迷妹!

【牛灿短篇】情深不寿(上)



屏幕每每暗下都被主人不死心再按亮,做屏保的两个少年一前一后在光影迭换中绊住尘世。

唇畔又泛起青涩的胡渣,朴灿烈看了看下卧熟睡中的庆洙。边羡慕其可人的童颜,边轻手轻脚的向洗漱间走去。
帘幕透来暖黄色的路灯光亮,天看起来阴蒙蒙。徒增一丝孤寂。
想想EXO出道快是四年了,chanyeol这个名字也伴随了自己这么多年头。其中有鲜花荣誉却也不乏恶意的嘲弄,镜中人十年如初,可有些事变了就是变了,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候
庆洙打开洗漱间的门就是这样的诡异画面:胡子拉碴的顶头呆毛的巨型泰迪周围萦绕着低沉的气压,
“喂喂想什么呢,牙刷都捅鼻孔里了。 ”
灿烈看的庆洙直发沭,
“呆洙,我很讨人厌么”
“⋯⋯内”

即便凌晨时刻,电视台门口也涌满了蹲守的各家混丝,
随着明亮的车灯照入,少女们当即放下所有淑女担子,尖叫声瞬时不绝于耳。
即便处于乳齿高分贝的场景,下车的几位帅帅欧巴依旧笑如春风。
艰难的从肉墙中挤出到达录制现场,灿烈终于松了口气,拍拍笑的略僵硬的两颊“今天的L们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啊~”
“嗯嗯大爷我又帅了!”
边某人想想觉得自己说的是真理啊真理,顺势将灿烈手里的水抢过以奖励机智的自己。
心里吐槽过千万头草泥马,脸上却不动声色的笑,腹黑灿还边给那位大爷托瓶,明明想着喝噎死你丫的抢大爷水~
落到旁人眼中却道,灿白夫夫无下限秀恩爱。


全然不知的朴灿烈就这样和伯贤闹腾到了待机室。在烤地瓜欧尼的努力下,原本青涩小大伙子都添几分精致帅气。
“屋里灿烈啊~欧尼最喜欢你了。皮肤真好,都不用费劲补妆的,之前给那几个二三线女团伺候,资质摆那了,还呱唧呱唧跟老娘抱怨⋯⋯”
朴灿烈没说话,尴尬的窝在椅子上。小心扯了扯那位爽直的欧尼,
“诶?灿烈你憋谦虚,我都是说⋯⋯真话的⋯⋯”

再是迟钝的人瞧见现在的气氛也会避开。
扭头望向门口,那趾高气扬站着的大概就是所谓二三线的女团了。
原是出道三四年仍处于韩娱底层的老人,近来凭着首洗脑神曲挤入大众视野,连着待机室也从地下换至当红爱豆专属。
原本望着烤地瓜欧尼蔑视的表情,注意到周边工作人员都探望。速度转换和善,绕是灿烈这样伪善面孔看了太多也大为敬佩。
“EXO成员们好,我们member一直很喜欢你们也很关注。有幸与你们同台表演兴奋一晚没睡着呢~”
“哪里,前辈的舞台经验和实力才是⋯⋯”
望着俊勉摆起和善的笑前去应对,chen顺势挪到灿烈身边,脸上是无害的猫咪笑容,
“看出来了”
“?”
“她的兴奋嘛,这黑眼圈够格送动物园了。大概心脏还不好见谁都兴奋,现在一笑地下掉层粉。”
“⋯”
灿烈表示嗅到危险的气息,挪离某人至三米。

好像很没眼力劲的某人继续阴笑着靠近。
“看你的眼神像待宰的羔羊,这老妖婆不好惹。”
灿烈学着世勋个冲天大白眼,怎奈学艺不精抽着眼白。
好一会儿回过神来已遍寻不见chen。

随着放送接近尾声作为压轴的EXO也行向了舞台。
今天伯贤担任了特别MC,为了哄气氛,连京畿道的方言都爆了。后台灿烈很是捧场的把世勋大腿拍至伤残。
挨一顿胖揍后,学乖的灿烈已一餐炸鸡将自己从团霸爪下留命。
去舞台的路不远,一连见着了许多前辈来来回回鞠躬寒暄却也花去不少功夫。
最后是之前来拜访的那个女成员,带着团员来的。约摸五六个人,本来工作人员来回走动已是勉强,现在这么几个嗲里嗲气的妹子赖着不动了,任谁瞧着不堵的慌。
耳边满是呵呵呵的惊悚笑声,灿烈只能勉强笑笑不说话。
可偏偏走了狗x运,
“灿烈欧巴,刚才走的太急。现在想合个影你就成全人家小心意嘛~”是那个笑笑满地伤的女生。
灿烈拉拉钟仁来挡,这熊孩平常无精打采的这会儿立如松柏纹丝不动。
“⋯⋯呃呃”
灿烈卒。

“唉~”
依旧迷失于合照阴影下的灿烈久久无法回神。
伯贤下台准备演出,瞧见灿烈不在状态,悄悄走近,把他脸上白花花的劣质粉底擦擦。又揉乱了那头银发,心满意足的走了。
过了会儿房间内飘散不去伯贤的遗言。
“明天官网上边小爷我终于能帅飞灿汪几条街了ヽ(✿゚▽゚)ノ,几条街了,街了,了”

绚丽的舞美。
全是以EXO为主题所装潢,一道光束打在钟仁身上。周身满满克里斯马的气场,
“这条街如此躁乱⋯⋯”
“啊啊啊啊啊啊啊——”
粉丝的应援今天给力非常,满眼银海。虽然有所准备,得到这般支持还是灰常感动。成员们每个动作表情都尽力到位,按着顺序很快是灿烈的solo,
一个利落跳前,如往常开唱,
“You know I'm here girl”
“⋯⋯”
突然应援变得稀稀落落,只有几声不成组织的加油,隐约还掺杂着骂声。
是韩国最低贱的那种说法。
虽然愣了下,灿烈继续着表演。每每到灿烈表演的部分,全场就噤了声。部分应援棒也暗了,灿烈眼睛涩涩的,尽管垂着眼还是能看到其他成员奇怪的目光。幕后的mc也悄悄探头出来指着他掩嘴笑的很讽刺。

几道激光灯划过眼前,灿烈觉得眼睛是火辣辣的在烧,他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有几句歌词憋在喉间发不出。
然后,
那个人站在他面前,逆着光。
那个人知道他眼睛做过手术会小心挡着强光。那个人会帮他提词挡怪阿姨。那个人知道他喜欢吃炸鸡点啤酒。那个人担心机场人多会拉他的手。那个人在自己说中文时会笑的很二。
那个人,他叫⋯⋯

sm有条宽敞明亮的大走廊,去哪个部门都会经过。
“你好!我叫朴灿烈!”
“是繁盛果实的寓意哦。”
“你是中国来的练习生吧。”
疾行的步伐突然停了,灿烈一个没反应撞上他后脖。鼻子红了一片,可怜兮兮的,
望着面前这只大泰迪揉揉鼻子泪眼挂挂。吴亦凡没好气的笑了。
“喂手术哪做的,这下不会给你撞歪了吧。那我不是故意的,垫的本来就渣。”
灿烈平常人缘很好,大大咧咧的没给人这样数落过,那一长串听下来瞬间懵了。
再反应过来后那个人的身影再寻不到。
灿烈有点失落,恹恹地想我是天生丽质好吗,鼻子就是这样弹性十足啊谁谁整了的。想那位哥不会整了吧看起来辣么帅原来不是自然的。
手里攒了张小纸条,是刚从吴亦凡身上摘下的。又看了眼内容突然有点理解那位哥的恶意,能量满分前去世勋的练习室。
无聊的恶作剧准确落入废纸篓。


灿烈醒来看见熟悉的寝室,轻松熊各异摆满了床头。明明是个大小伙子偏偏喜欢收集小熊,这萌点没少给伯贤损。
灿烈喜欢义正言辞的反抗,这是童心未泯,减龄绝招。每此时伯贤就不说话了,阴森的笑了会,拿着迪拜L送他的限量熊回房间锁门。
灿烈才能醒悟,他是来要小熊的。
明明知道灿烈奇怪的癖好,偏偏L们都会把灿烈喜欢的寄给伯贤,这一度郁闷了灿烈数个无眠夜。

灿烈喜欢面着墙睡,正对着一只拳头大的女仆装熊宝。
不是什么名牌限量,不是多昂贵可爱。可他却离不开了,谁让是他送的。
那时灿烈和吴亦凡很熟了,或者这只是灿烈单方面的想法。
灿烈作为舞蹈白痴被A期审核送到了rapper班。然后就碰上因为韩语音变掌握不好被斥得灰头土脸的吴亦凡。
此时老吴内心是崩溃的是盛怒的,明明签合约说好将他培养成影帝,打通中国市场并不会对韩语过会要求。
呵呵,韩国棒子。

“Kimi前辈,我是从B班转来的朴!灿!烈!”底下嬉笑的声音被这洪钟似得自我介绍止了。
少年身红色格子衫架了副黑框眼睛。笑起来牙咧得和不拢。
你以为吴亦凡会注意辣么多?
老吴不自在的向rapper老师鞠了躬便打算回位。
谁知那个刚转来的男生一把拉住自己,扯着牙笑着说。
“guy,ready?lets go
“first thing first i poppa freak all the honies⋯⋯”
“⋯⋯dummies playboy bunnies those wantin money!”
流利地道的加式英语演绎邪恶大佬B.I.G的one more chance把在场棒子唬得一阵一阵。灿烈本想给这人救个场而已,结果把自己搭了进。
后段语速极快灿烈脑海一片空白,他只是望着这个人的眼。
一切从那时怕便交托不归。

晚上灿烈使出世勋专用生擒七十二大法。把吴亦凡缠到了一家小夜铺美其名曰切磋切磋。
“吴亦凡吴亦凡,我叫朴灿烈,你呢。”
“原来你之前住加拿大,怪不得英语这么好!我老姐有去过的,她说啊⋯⋯”
“吴亦凡,我好像早就认识你了。比这次早,比你冤枉我整容还要早。”
“你造我今天没穿内内么,嘿嘿。”

“⋯⋯朴灿烈你特么要敢醉我踹你。”
一向谨言慎行的吴亦凡终归没忍住爆了粗。这傻大个莫名其妙约自己出来,一瓶米酒下肚俩耳尖烧的通红。被请的自己还得给这酒鬼垫钱⋯⋯!

吴亦凡嘴上不停叨唠把灿烈千刀万剐了,行为却依旧诚实的扛着朴灿烈回了公司。
到了半路,折腾灿突然醒了一半,抓着路边摊上一小熊不放手了。霓虹灯聚耀在灿烈眼里,扑闪扑闪过整片喧嚣浮华。吴亦凡蹲在朴灿烈面前,还是拉着他的手不放,
“你要吗。”
朴灿烈没说话托着腮一个劲儿傻笑。

后来,灿烈有了很多很多小熊。他却不能有一人蹲在面前一字一句说,
“那就不要丢了。”
因为丢了,可能就再不会重来。


“果然是枚好婊子,一身骚气。”
chen愤恨的摔了手里的鼠标。面前是韩国最大社交网站,自然会热题榜万人追捧。
而这个话题下方已聚万多条留言,连近日敏感的传染病话题也巧妙掩饰过去。遂了不少人士的心。
“钟大钟大⋯灿烈轻薄多名女艺人⋯⋯?哈?我下机时好多粉丝递报纸给我,让我给她们个真相。⋯⋯灿烈现在怎么样?”
艺兴刚从中国赶综艺回来,行李也没放,妆也没卸盘地一坐便向chen了解起情况。
灿烈知道是lay回来了,他也知道lay很关心自己。
可自己能告诉他们什么。
EXO回归后最重要的上升期刷帖的热搜是朴灿烈去死。热门话题是朴灿烈装无辜昏倒回归舞台?因为一张无中生有的照片往日热情的粉丝通通倒戈相向。而自己选择性忽视了最坏结局——金老板一纸封杀。
韩国终究薄情,所以他忍受不了走了。人情依旧淡凉,所以他从未相信。
吴亦凡你一定什么都料到了,所以⋯⋯不愿陪我沉沦吧。

后来的吴亦凡朴灿烈会一起练rapper,后来的后来两人会没事会去underground bar 做兼职。
那天两人认识三年,
“吴亦凡,你和Joanna分手了?”
朴灿烈到的时候,吴亦凡正调好杯血腥玛丽。
“嗯。”
“你疯了,不要出道了么。她爸是第二大理事诶。”
吴亦凡恍若无闻,径直把酒杯递到灿烈面前。
“嗯。”
某人的理直气壮把朴灿烈一肚子的说教都堵在喉间。气闷不已地饮下整杯烈酒。
一个响亮的酒嗝后是熟悉的眩晕。
灿烈浑身酥麻瘫在吧台上,给吴亦凡数头上的小星星。
灿烈醉酒的姿态⋯⋯很是魅惑。以致后来庆功宴上目睹这景的成员都色眯眯调侃吴亦凡捡到宝了。然⋯⋯卒。
吴亦凡终于停了手上的活,对上灿烈直勾勾的小眼神。
“你为什么要看着我。”
“因为⋯⋯你好看啊。”
“灿烈,我不喜欢Joanna。”
“奥。”灿烈耳尖开始泛红,眼观鼻鼻观心。“我我才不管你。”
“因为,我喜欢你。”
“我,我又不,喜喜欢你。”酒后的灿烈急起来会犯口吃的老毛病。
吴亦凡没说话挪到吧台另一头做事,还破天荒同几名女服务生谈笑风生的。
灿烈把头埋进臂间,灿烈想自己真聪明,灿烈知道那家伙冷笑话很拿手,灿烈险些上当呢。
然后是所有吴亦凡的声音画面关心黑洞铺天盖地的堆满灿烈的思绪。
直到吴亦凡再次把他拖回公司。
依旧星光满天,灿烈身上带着好闻的Eau De en Cologne 香气掺杂淡淡酒味。
夜晚风起,将醉意吹了大半。灿烈索性装醉到底赖着吴亦凡背。步至汉江边路灯坏了一排,未预料到的两人各怀心事埋进黑暗。
由着温热的鼻息打在脖间异痒难耐,吴亦凡寻了个长椅休憩。就着星光,吴亦凡轻松寻着某人的诱惑红唇,细细摩挲后便是霸道的索取。
!!!
请原谅此刻灿烈词汇匮乏,几度大脑重启未果。在快要被吃干净的临界点,吴亦凡停了下来。
寂静的夜里只余两人喘着粗气。灿烈赶忙跳离吴亦凡。
“你你你你,你干嘛。”
吴亦凡把自己团起抱膝全然没了之前的无赖气,静静看了他会儿
“先斩后奏啊。”
那天,0627

日历翻开崭新一页,可韩民的怒火却愈烧愈旺。不止当日合照后来更多不知名女星称被朴灿烈有过不正当骚扰。
灿烈所有个人活动都停了。连着全队不少通告也是被退的退抢的抢。
灿烈没再出房门而整天抱着手机,打开Safari小心翼翼输入“吴亦凡”三个字。弹出来相关新闻,多是新电影即将上映,将赴巴黎时装展此类。
来回翻了三四遍都没有想要的内容。朴灿烈不免泄气的把自己埋进大抱枕里,又打开收件箱,有两周前一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区号他很熟悉。他的号码只有成员们知道,唔包括前成员,那会是他么。
灿烈想是吧,
大概也只有他会说,
灿烈,我好想你。

吴亦凡不是多温柔的人,没有他自认的辣么幽默,还毒舌挑食爱记仇。常常醋意横飞,见不得灿烈和别人一点勾搭。
所以出道便成了喜忧掺半的事。
在确定以EXO为名出道的晚上,十二个大男孩都没睡,几个中国成员一改往日抠门,把国际长途当不要钱得打,从父母到同学,陌生人和知己。仿佛在用别人的喜悦告诉自己这不是梦这不是梦,日日夜夜不间断的训练 高强度的各种课程,异国他乡的冷漠。
现在,有十几年练下来的有刚入公司不久的。有中国人韩国人,然而,都不再重要,下一刻,他们整齐划一,他们拥有相同的名字,他们是新时代的开辟者,他们要让历史载入,他们是EXO。

朴灿烈和吴亦凡一起去了南山塔。避开喝的烂醉的成员们,花了不少时间。吴亦凡小心的没敢给灿烈喝太多酒,可钟大伯贤哪里这么好打发又是捏耳朵打转,又是真心话大冒险。
眼看着吴某人要炸毛,几人识趣的把两位大神请出继续嗨。
南山的天温和多云。已是接近半夜了,连只鬼都不会有,这两人却上了山登了塔,靠着一片栏杆叽叽歪歪讲了未来的种种。
“吴亦凡我好怕粉丝们会不喜欢你”
“毕竟你臭屁臭脸还臭脾气”
“可我又怕她们审美独特。”
“要是有比我帅比我会卖萌比我更听你话的人喜欢你。”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人设。”
“那你离开的时候不要告诉我。”
“吴亦凡记住啊”
吴亦凡靠在绿色的栏杆上,静静看那个小傻蛋杞人忧天。
朴灿烈明明记得那天每句对话,可他后来想,一定是他弄丢了,他忘了最重要的那句。
吴亦凡的誓言。

2012年4月8日EXO正式出道
4月9日发行第一张迷你专辑《MAMA》
2013年6月3日发行正规一辑《xoxo》
8月5日发行后续《Xoxo recapkage》
12月9日发行冬日特辑《十二月的奇迹》
2014年5月7日发行第二张迷你专辑《overdose》


2014年5月11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馆。
台下漫天银海,这是第三年。
在全场开唱欢快的run时,吴亦凡默默拥抱了少年的喜悦的背影。
他是吴亦凡放不下的羁绊啊,
他一路追寻带来七年欢喜,
他用笑意盈盈赠我一颗真心,
他陪我叛逆不羁奔波劳累,
他不是路人甲乙丙丁,
他不是过客赵钱孙李,
他不是遗憾不是懊悔,
朴灿烈,他是我的青春。
朴灿烈,朴灿烈。

第三年的上海场fm是吴亦凡最后一次以EXO成员身份活动。
吴亦凡正式向韩国相关法院提出与sm公司解除合约。
吴亦凡,之后回中国进行个人发展。
自此,再无EXO 的Kris。

事态急剧转变,一周后灿白宣布出柜。
一向管教甚严的sm因公关危机选择性忽视。粉丝官网炸屏,过半L表示拥护,即便部分民众并不理解纷纷抗议表示同性败坏韩国风气,却也无关紧要。
随着此事爆出,灿烈丑闻自然虚假。众多粉丝开始抗议扒出了相关女星背景过去,不是站过场子就是混迹各大会所。同灿烈八杆子打不到一起。
再说合照事件,后工作人员上传一张另一角度拍摄的照片,显示根本灿烈就没有碰到该女星且该女星黑历史众多已被网民集体炮成灰。

泡菜人民就是这样,巴掌掴的狠,蜜糖自然得够甜。
事后,官方紧急追加三场蚕室EXO王者回归演唱会,各种剧本综艺代言邀约不断。
三场拍摄下来朴灿烈累塌在化妆间里,还是那个心直口快的烤地瓜欧尼。
“屋里灿烈啊,欧尼是chanbaek哦。你们要幸福啊。”
灿烈努力的笑,好像娇羞的望了眼伯贤的方向。在欧尼啧啧啧的背景音里,思绪回到最困难的时期。

EXO所有的通告都停了,热搜一周朴灿烈去死,姐姐宥拉的新闻播报遭频繁投诉,最难以忍受的还是牵连到了身边重要的人。
而此刻最该同他相伴的人的人,正在米兰高级定制场洋洋得意的看秀。拒绝接受一切与前队友有关的采访?灿烈痴痴望着那则新闻。
没有注意到别人的进入,
“灿汪。”
灿烈看前,看这是最臭美的伯贤啊。这是比自己还爱笑的伯贤。
他头发乱糟糟的,频繁的染发使他的发质并不好。眼眶也红红的,本来就是散光近视了
“他说,只有一个办法了。”
灿烈心疼的望着伯贤,祈求他不要说出来,
“他说,只能以灿白的名义压下这件事。”
那是笑起来月牙眼的伯贤,
“伯贤,对不起。”
那是为了那个人付出数倍汗水的伯贤,
“灿烈,为什么我们只是想悄悄喜欢一个人都不可以。”
那是最后舍弃了一切的伯贤。
灿烈没有说话,他也没资格煲心灵鸡汤,只能环着伯贤,轻轻拍少年在抽噎的后背。
我们都是傻瓜,最后遍体鳞伤还要笑着再见的傻瓜。

“我以为一直笑他就不会离开。”


2014年的上海fm结束后,为了避免事情闹大,公司组织成员们走的vip通道。
灿烈拖着行李箱走在末尾,手里抱着可笑的女仆装轻松熊。轮子在地上刺啦刺啦很是恼人。
大厅有粉丝闻讯前往送机,即便离得较远,也能听到应援声。他听到有人喊,we are one ,有欧巴撒浪嘿,有不要走,有EXO大发,
还有,krisyeol forever。
一个失神,公仔从臂弯落地。
鹿晗回头观察到灿烈异样,叹了口气,替他提起行李箱。
“灿烈,走吧。”
灿烈还是蹲在地上许久没有站起,眼巴巴的望着鹿晗,像个孩子。
绝望破碎。
“我以为一直笑他就不会离开。”

-灿烈篇完-























评论(4)

热度(17)